我心中的東方藝術傳承——錢伽宇

  • 日期:2022-09-02
  • 來源:未知
  • 瀏覽量:
分享
      1942年5月2日至23日,毛澤東召開了“延安文藝座談會”,會議集中談論了“文藝工作者的性質、文藝最終的服務對象、文藝如何服務大眾、文藝和黨統一戰線以及評判文藝的標準”等五大問題,明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的文藝政策、工作方針及“新文藝”的發展方向。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(下文簡稱《講話》)使得革命精神轉化融入文藝政策和導向。《講話》中談到關於文藝工作者的立場問題,“我們是站在無產階級的和人民大眾的立場”,而由此催生的“新秧歌運動”更讓我們看到的社會主義文藝的人民性。
      伴隨著新中國前進的腳步,“中央歌舞團”“東方歌舞團”分別在1952年、1962年在北京誕生。《紅綢舞》《荷花舞》《孔雀舞》《摘葡萄》《飛天》等一係列經典舞蹈作品開啟了新中國舞蹈藝術的嶄新篇章,成為了那個時代人民喜聞樂見的藝術作品。
      2014年10月15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進行講話,提出的“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需要中華文化繁榮興盛”“創作無愧於時代的優秀作品”“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”“中國精神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靈魂”“加強和改進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”這五個問題又一次為新時代文藝工作者指明方向。特別是關於創作導向的表述,更讓我們認識到“人民”是我們的社會主義文藝的創作源泉和表現對象。這就是社會主義文藝不變的精神所在。
      2021年,集團出品的舞蹈詩劇《隻此青綠》火遍大江南北。“青綠腰”成為了春節聚會上人們躍躍欲試的熱門舞姿;“問篆”“唱絲”“尋石”“習筆”“淬墨”的人民百姓從“幕後”走向了台前;由此,人們認識了這些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、品味了的輕盈雅致的宋氏美學,更獲得了沉浸式的賞畫體驗。作為集團一分子的我,深刻的感受到了優秀的藝術作品的深厚力量。“厚積而薄發”,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藝術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。
      我想,“什麽是我心中的東方傳承”?我的回答是:
      它是對社會主義藝術精神的傳承,是作為文藝工作者踐行文藝創作“深入生活、紮根人民”,創作人民喜聞樂見的藝術作品的自我要求。
      它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,是作為文藝工作者文化自信的表現。作為藝術工作者,我們時刻銘記“中國精神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靈魂”,在藝術表達中,努力踐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新發展。
      作為青年文藝工作者,我們一直學習著,時刻準備著,“用藝術講好中國故事”。


 
(供稿人:研究中心   錢伽宇)